季卫东| 章莹颖家人将在美处理民事诉讼 法学专家:是对正义的弥补

[ 作者]: [ 發布時間]: 2019-07-26 [ 來源]: 人民日报海外網

字号: [] [] [] [ 閱讀]:1239人次      [ 關閉窗口]

海外網724日電 在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被害769天後,美國時間718日,這起牽動無數人心弦的案件終于迎來最後的宣判,但遺憾的是凶手沒能被判處死刑,也拒不交待受害者遺體下落。很多網友對判決結果表示憤怒,章瑩穎家人也不贊同判決結果,並表示後續在美期間將處理該案的民事訴訟。

那么,案件改判死刑的可能性有多大?章莹颖遗体被找到的概率多大?民事诉讼的意义何在?带着一系列疑问,海外網近日采访了上海交通大学文科资深教授、中国法与社会研究院院长季卫东,邀请季教授从法学的角度出发,就前述问题进行解答。

海外網:您如何看待此案判决结果?这样的结果是否出乎您的意料?

季衛東:判處罪犯終身監禁並且不得保釋,從美國法律制度上來看,已經是非常嚴厲的一種懲罰。但在這一案件中,顯然,犯罪人的認罪態度是有問題的,這一點法官也已經在當庭指出,克裏斯滕森始終未交代受害人遺體情況及下落,也完全沒有對受害者家屬進行道歉,這也是受害者家屬很不滿的一點。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克裏斯滕森是否真正認罪,是存在爭議的。但他又承認了殺害章瑩穎的事實,結合美國法律量刑的慣例來說,總體上看,終身監禁這一判決是不意外的。

海外網:您认为罪犯不交待受害者遗体的考量有哪些?遗体被找到的概率有多大?

季衛東:找到遺體的概率取決于凶手處置受害者屍體的方式。國內外都對此有很多推測,如果是殘忍分屍,那麽至少會有部分遺體是會被找到的;但如果凶手采取了其他更加殘忍的方式,那麽尋找遺體的難度就會很大。

反過來想,克裏斯滕森之所以拒不交待受害者遺體情況,也可能是因爲這個過程過于殘忍,考慮到交待的話或許會影響陪審團的判決,他才不願意交待的。另外,受害者遺體信息也可能成爲罪犯爲了減刑而進行討價還價的籌碼

海外網:现阶段章莹颖家人若上诉的话,难度何在?上诉意义大吗?

季衛東:從美國的制度來看,讓公訴人提起上訴是有一定難度的。只有在發現罪犯有其他罪行,或者初審程序上存在瑕疵,或者證據和論證過程有疑點,或者適用法律有錯誤等少數情況下才可以實現。

总体来说,由于美国法律和惯例以及终身监禁在美国是除了死刑之外惩罚力度非常大的惩罚这一事实,公诉人提起上诉的难度是很大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的判决做出来,一般就到此为止了。但是如果罪犯接下来仍然拒绝交代遗体信息,那受害者家属完全可以抓住他是否在真正意义上认罪这一点进行申诉,敦促公诉人提出上诉。虽然改判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会使罪犯妄图以提供遗体信息为减刑籌碼的打算落空,尽可能地减少对受害者家属的精神伤害。

海外網:您认为罪犯上诉的可能性大吗?罪犯上诉的话会有哪些可能的诉求?

季衛東:這是一個罪大惡極的案件,被告上訴有意義嗎?被告如果上訴的話,他必然是認爲定罪不妥,現在的刑罰對他來說太重。他如果上訴,可能是爲否認部分或全部罪名,或者是爲減輕刑罰。因爲存在上訴不加刑的原則,所以罪犯也可能會通過上訴制造有利的態勢。但如果克裏斯騰森這麽做,被害人親屬倒可以要求公訴人注意被告是否真正認罪了。

海外網:章莹颖家人接下来将在后续在美期间处理此案的民事诉讼,您认为民事诉讼的意义何在?

季衛東:民事訴訟的意義非常重大。在該案中,我認爲民事賠償需要考慮到的主要是罪犯的犯罪行爲對于受害者及其家人帶來的經濟損失,比如受害者作爲留美學者,是家庭的希望,對父母的贍養是有重要意義的,那麽判處多少賠償金額就需要考慮到受害者將來有可能得到的收入、贍養父母所需要的財産等方面因素。另外,在兩年有余的時間裏受害者家屬受到巨大的精神傷害也是一個重要的考量因素。

逝去的生命已經無法挽回,但是民事訴訟是一種對于正義的彌補,也是對受害者家屬的一種安慰。

 

(海外網/姚凱紅 實習生/彭翰飛 朱雨菲 何其臻 趙揚 肖珂薇)

 

字号: [] [] [] [ 閱讀]:1239人次      [ 關閉窗口]